当前位置 :主页 > 客户服务 >

文章查看

汉朝美的开端
* 来源 :http://www.wapwiz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23 00:02 * 浏览 :

  ,湖南衡阳人。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。国家一级美术师,中国书协会员、湖南省书协副、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研究员。中南大学、湖南大学兼职教授。

  张芝是一个节操很高的人,文武双全,但是他就是不做官。这是一个比较纯粹的艺术家。当然,他具备做一个纯艺术家的条件,家庭很好,有兄弟光耀门楣,这样父母就不勉强他做官了,他也就乐得沉醉在自己的黑白世界里。张芝的手上功夫还不止书法,他还善制笔,至今流传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“张芝笔”,君子善假于物!天资聪颖,加上“临池学书,池水尽墨”的勤奋,还根据自己所悟制造出了实用先进的毛笔,他不想成为千古偶像也由不得他了。

  草书的出现是书法历史的一个必然经历。到汉朝时,流行的还是隶书。汉朝自立国起就致力于文化的复兴,大量的文献资料以及从民间收集的典籍需要抄写,面对如海的文献典籍又喜又忧,有条件读书写字的人本来不多,又经过多年战乱,能书的人真不好找,实在是人手不够。而这么多的书籍需要人工复制,时间常宝贵的。大开大合的隶书需要更多的时间,要这样一笔一划地抄着,真的有点令人揪心,书抄们有时候闷了,也会变点花样,于是开始试着精简笔画,试着快点写,当时负责这些文库整理工作的人都是当时的大学者,对此是很宽容的,于是渐渐出现了草书。

  两汉文化是一个精深的文化体系,贯穿着中华民族文化的脉络,它所形成的影响渗透到中华民族发展的方方面面。无论是过去或是现在都使东的现代文明人士和羡慕。大一统的鼎盛帝国,要用文学来歌舞升平。于是出现了一种以铺写帝王和都市生活为主的文学样式——辞赋。辞赋华丽铺张,文采炫目,极能体现大汉朝的开阔、奋进和厚重。日渐丰厚的物质财富以及相对和平的生活激发了人们对美的追求,任何艺术形式都渗透着时代和独特的美。

  时代是不自觉地嵌进去的,而且只有后来者才能看见远去的历史的全景。中国历史上,汉朝是一个辉煌的时代,充满生气,尤其是经过文景之治,到汉武帝时国力强盛,人民有了充分的自信和大国心态。回顾历史,“汉唐气象”成为恢弘壮阔气度与气魄的代名词,成为具有赫赫大国之威和蓬勃向上的民族的象征。

  文化的范畴很宽广,所以有很多的代言人或物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载体”,书法是其中之一,书法当之无愧地是代表中国传统文化并成为核心。两汉是中国书法史上无可争议的第一个高峰期。这首先还是得益于先辈人对文字的重视,周以来就是“百官以治,万民以察”的国家根本性大事。周代教育贵族子弟的内容之一就是“六书”,即文字之学。秦始皇建国后,、赵高、胡毋做《仓颉》《爰历》《博学》三篇字书颁行天下,教学童识字,并作为标准文字责令各地实行。到了汉朝,对书法教育更为重视,学童自小学习文字之学,以“能书”作为提拔的条件,汉灵帝甚至设置鸿都门学,培养了一批文学书法等艺术人才,书法直接和利禄挂起钩来,这是两汉书法得以繁荣的原因之一。另外,两汉也是各种书体演变和孕育时期,隶书成熟,章草到东汉就使用普遍并极为成熟,今草、行楷书在东汉后期也出现了。书法艺术的繁荣,促进了工具的改良,汉朝人已经能做比较精美的笔墨砚台,最有名的是张芝笔和韦诞墨,最大的贡献莫过于西汉前期纸的发明和东汉“蔡侯纸”的出现,一个叫左伯的人甚至研制出了高档的书写用纸——“左伯纸”。皇家和民间竟然收藏名家书法作品。崔瑗、杜操、张芝等书法名家已经成为明星人物,者甚众,他们的作品还在场合展出。可见得书法在汉代已经成为一门艺术。

  作为当时的明星人物,赵壹和张芝至少是有神交的,互相钦佩应该是有的,自春秋战国以来,“士”一直是很多青年人梦寐以求的称谓,荆轲刺秦王尽管没有成功,却也千古传唱。人们活在当下,难免有些现实,古人的风采就被传得神乎其神,此时人们往往就会在身边发现或挖掘古人的影子。张芝和赵壹生活的年代和汉武帝的时候当然是没法比,社会是发展了,但是武帝的英武,盛大的气势,史诗般的恢宏,东汉以来就没有可以望其项背了。人们益发有了英雄情结。张芝就喜欢赵壹身上那股恃才傲物的气质,当然还有他的文采。而赵壹,虽然对于社会上于草书的风潮不以为然,但是对于张芝他当然是不讨厌的,甚至也曾为得到张芝的片言只字狂喜过。但是赵壹是个而又正气的人,他还是要把自己的声音发出来,《非草书》就针对社会上这一热潮泼上了一盆冷水。

  艺术家和工匠的差距可以是一步之遥,也可以是天壤之别。写字的人能被称为书法家,是因为文字的构成在他们手上形成了艺术。书工是机械地抄写,只注意字形,尽量地工整,而书法家,不断地发现文字造型的美,并把文字的内涵和造型在意境上进行结合,将自己的个性揉进其中,形成各种风格的妙不可言的文字艺术--书法。

  张芝做长揖表示尊敬:“先生不仅深谙草书之道,而且心忧天下,令张芝敬佩!对于之事,我已淡然,独爱此小技。张芝此后独善其身,唯草书以怡情,草书在秦朝已有,西汉时还编纂了《急就篇》,规范写法以示,秦末以来,连乱,文献典章已失甚多,对于文化而言也是一场,我们整理先祖遗产,也长恨时不我待,《急就篇》的确意义重大。可以让们一日千字。可是除了实用之外,先生可曾看到文字之美妙?妙不可言啊。”只要提到书法,张芝就很容易兴奋起来,他拿出自己今日所写的一篇文章(全文用草书写成,我们今天叫它《冠军帖》),展开在赵壹面前,作为汉朝的名士,是不可能不善书的,要知道汉朝选拔的条件之一就是“能书”,赵壹不仅善书,而且眼光独到,可以从书法现象看到书法本身。当张芝徐徐展开他的精心之作《冠军帖》,赵壹被震住了,他不禁凑上前,目不转睛地欣赏每一行每一个字。

  中国的文化里大统一是贯穿始终的,历代的者非常智慧地注重笼络,从处于争霸阶段的春秋战国开始,各家言论都反映出君王得得天下的言论,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第一件事是“书同文”首先形式上要统一,再以的方式刺痛每个人的内心。著名的家亲自统一规范了文字的写法,这对于日后文化以及文字形式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这种大一统的思想在汉朝依然延续,汉武帝烦躁了各种的起起伏伏,很干脆地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。汉朝崇文,对于文字这一承载文化的工具常重视的,虽然草书当时只是为了起到快速书写的作用,但是为了普及并且统一,文化部长编写了《急就篇》以规范草法,搭建了草书的架构,为后来的草书风行奠定了基础。

  具备艺术家气质的人总是甩不掉孩子气的,张芝是个可爱的艺术家。他玉树临风,为人,他总是把家里的布啊衣服都写得五花八门,然后不好意思地央求着奶妈丫头给洗干净。地方上的人都望着他哭笑不得。虽然他不做官,因为品质美好,,大家还是叫他“张有道”。

  文字发展到汉朝并没有成熟,只是彻底地规范化了,草书热出现得有一些意外,根据自然发展规律,应该是基础部分先发展完善,再慢慢形成艺术性的东西。然而书法到汉朝还只有篆书隶书的成熟,草书出现了并且规范成《急就篇》,并在东汉的时候形成了一股浪潮,这种热潮在各种书体都已成熟的魏晋南北朝都不曾出现。

  赵壹也是一个节操很高的人,他才华横溢,他的词赋自成一家,朴实典雅,鲜明锐利,其代表作是有名的《刺世疾邪赋》。据说他体貌魁梧,身长九尺,是个美须公,经当时的名臣推荐,名动京师。当时他与张芝,思想家王符被尊称为“陇上三大家”。

  以此来看,汉朝人是很可爱的了。因为这些人写草书,不是为了利禄,而是出于对艺术的沉醉和追求。汉朝时与利禄挂钩的的确有书法和文字学,但必须是规范的书法,西汉时吏民若是有错字或不规范,是可以被侍御史举报而问罪的。所以草书不是获取的工具。虽然如此,东汉末年,在长安以西的地区出现了一批草书书家,他们于草书,草书在他们手上才真正意义上成为“草书艺术”,而不是因求速度隶书的规矩而草创的书法。在这个地区,这些人对草书艺术了一个多世纪,我们称他们为“西州书家”,最初的人物是张芝,后世称之为“草圣”。

  在此时,这些精英们已经陷入了尚美与尚用的矛盾之中,扬雄的辞赋极尽华丽铺张之,追慕司马相如,但是转入对自己的评价,却又说自己“少而好赋”,“童子雕虫篆刻”,“壮夫所不为”。虽然赵壹在《非草书》中说草书是小技巧,没什么用,做官做学问都用不上,但是他的《非草书》却奠定了他在草书史上的地位,他毫无疑问是一位草书书家,他只是对于草书的美和功用心态很矛盾,一方面肯定草书的美,一方面否定草书乃至书法的抒情性。矛盾往往是变革的猛药,洒脱的张芝摒弃了书法的功能,很干脆地将草书带进了一个唯美的世界,连绵、飞舞、劲健、洒脱,直抒胸臆,痛快淋漓,在绘画艺术还很初级的汉朝,草书无疑像一幅黑白线条画,不可捉摸,但是还可以文以载道。他不风靡谁风靡?美,才能真正打动。(本文节选自《长空风月——草书之美》)

  赵壹虽然刚直,但是对于张芝是不吝啬赞美之词的,他说道:“人与人的差异是很大了,天资不一样,心灵有巧有拙。书法的美丑,取决于心手智巧,是不可的。美貌的容颜岂是学得来的仫?当年西施捧心是多么令碎,东施效之,更显其丑,赵姬善于跳舞,舞步像凌波微步,有些人学来像瘸子走;像先生您也好,崔瑗也好,杜操也好,都是超俗绝世之才,博学聪敏,闲暇之余,玩一玩这样的艺术,令人仰慕。但是你们毕竟是凤毛麟角。不是那些俗人可以达到的境界啊。”

  张芝尽管,听到这样的溢美之词,也难免春风满面,说道:“先生过。您说的很有道理,秦始皇,对文化是性的打击,我朝自立国以来,就致力于文化复兴,但是文化的强盛需要更多的人能参与。我们的文字从小篆到隶书,也是一种简化,只有不繁杂的东西才容易普及,草书也是文字的一种简化,我在写草书的过程中享受到一种连绵飞舞的快感,就像骑马迎风疾驰,似危还稳,书法的乐趣就在其中,所以我潜心改进毛笔,就是为了求得把篆书隶书之静化而为动,落笔挥洒,一气呵成,连绵不断,使草书气韵十足。”

  草书很快流行开来,而且不可思议的风靡一时。赵壹在他的《非草书》中告诉我们,当时草书的人以这个事儿为专业,钻研最难懂的,以最高水平的崔瑗、杜操等为偶像,忘记疲劳,日夜,废寝忘食。几天就写坏一支笔,要费很多的墨,领子袖子都成了黑色,甚至连嘴唇牙齿都变黑了……就算在公共场合,也指手画脚,一起高谈阔论,在地上,在墙壁上,用手指写,出了血也不在意……..

  文化的流行很奇妙,不需要摇旗呐喊,文人们心照不宣地接受更加快捷又美妙的事物。那个时候的草书,就叫草书,直到另一种连绵奔腾的艺术性很强的草书的出现,我们才叫他“章草”,因为要和“今草”区别。

  优秀的人有与生俱来的艺术的。赵壹无愧于一位优秀的书论家,他看出了张芝在书法史上的意义。张芝绝对是草书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。历史毕竟是人书写的。

  隶草出现后,经过长期流行通用,继而约定俗成,西汉百废待兴,就是喜欢规范,草书也不例外地被规范成《急就篇》,有篇章、章法、章则,很有。新体草书出现后,他才被叫做“章草”,字字,不似今草纽结纠缠。它圆转如篆,点捺如隶,章草由隶书草化而来,故其用笔仍然多沿袭隶书,其特点多体现在横画之末,依然上挑,纯留隶法,它虽字字,但每字笔画之间,却加进了飞丝萦带,圆转如圜,索连的笔法,形成了章草独特的“笔有方圆、法兼使转、横画有波折、且简率连笔”的笔法和“字字有区别、字字不相连,字体有则、省便有源,草体而楷写”的总体特征。

  赵壹归于乡里之后,并不是就没有报国了,他更希望青年人上进而不是把心思置于对于齐家无所作为的草书,他地看到:不是每个人都能练得好草书的。张芝这帮鬼,早就把草书由实用性到了艺术性,要写好如今的草书,还要有相当深厚的隶书基础,甚至相当深厚的文学,张芝、崔瑗、杜操这些人,哪一个不是人中之龙,岂是凡夫俗子能比的?赵壹越想越急,决定去拜访张芝。

  虽然秦汉以来的文艺观点有强烈的实用主义色彩,但是西汉以来辞赋追求的华丽辞藻,华美篇章就可以看出,尚用美两种观点一直在互相冲击又相辅相成。草书很显然就是“尚美”的,飞舞的线条,灵动的体势,一气呵成的痛快!这些都深深地吸引着书法家,辞赋大家扬雄提出“书,心画也。”他已经注意到书法创作明显地透露着创作者的学养个性、气质思想,《非草书》的赵壹进一步提出“书之好丑,在心与手,可强为哉?”,这对于后世的书论影响还相当深远。

  两位偶像级帅哥近距离地端详了对方,在最短的时间都打出了不俗的印象分,几乎没有寒暄,赵壹直奔主题,说明了自己的来意,认为当今社会上的这股草书狂潮显得那么的不正常。他说:草书不是象形文字,也不是创造的,本来是因为古代的事务繁多,为了求快而简写速写,草书的本意还是要实用的。结果现在的状况是,学草书的撇下了其实用性,不求简,反而搞得像在画字,草书越来越不是平能写的了。

  只有书法成为书法家自觉的创作艺术,草书才能成为一门纯艺术的书体出现,书家和爱好者不为利禄沉湎其中,完全出于对艺术的热爱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毕竟中国历史自古以来都是崇尚经世致用的思想,这种实用主义的思想贯穿各个领域,直至今日。秦汉的文化艺术实用主义思想尤其强烈,才高八斗的要不是想到通过“书同文”来进行思想,才不会花那么多的精力整理小篆文字,谁料到一不小心成为历史上无人超越的小篆书法家,草书要不是出于速度的需要也许根本不会出现,实用主义的出发点就是弘道兴世、安邦,这当然是好的。而艺术就是从实践中来的。大自然让人惊叹,他是天工,是造化的艺术。人让大自然赞叹,人往往巧夺天工,每一样看似平常的事物,人们都能变成充满美感的艺术,这才造就了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。文字艺术成书法,声音艺术成音乐,线条颜色艺术成绘画,泥土艺术成雕塑,大树艺术成家具,石头艺术成、印章...........

  高古的章草,后来一直作为基本功课,但是一直没有流行。自从张芝专攻草书以后,书法渐渐从写字中分解,作为一门的艺术,只是汉朝人还没有意识到,接下来的皇象、索靖、二王等在当时在后世都是作为一等一的艺术家来评价的,草书是诠释书法这种艺术形式的最佳书体。

  看看在此之前的草书,我们称之为“章草”,据赵壹告诉我们,草书是秦末的时候,法律制度等都很严密,官文冗多,战争又多,军书啊,保密文件啊满天飞,写隶书哪里跟得上跑马的速度哦,于是开始快一点写,就成了隶草,这是为了赶急用的,类似于我们现在的速记文字。差不多2000年后,我们的考古学家了赵壹的说法。

  “太好了,精妙无比!伯英啊,精妙无比啊!字势奇特,虚与实相得益彰,字形变化多端,痛快!痛快啊!”赵壹大喜,拍手叫好。并且再次用他那双能现实的目光看着张芝,“伯英,草书的一场由你开始了。你的草书,来自章草,打破常规,简略又赏心悦目,草书将不再只是快写的字了。”

  作品多次入展国展,著有《大学文化书宏卷》《长空风月--草书之美》《草书经典欣赏与临写系列》《三米格草书习字帖》系列等。

  赵壹拜访张芝,这在当时可是有轰动效应的,他的帖子一送到张府,就被好事的门卫当成新闻了,赵壹的马车驾到的时候,已经有很多群众等在那里了,能同时看到两大巨星的风采啊,这可是一大幸事!风神俊逸的张芝走出大门迎接同样风神俊逸的赵壹,此时掌声雷动,群众目送着二位缓缓进入张府大门,等到大门徐徐关上,才心满意足地回去。

  张芝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只新作的笔,赵壹叹道:“真是精致啊。”细细欣赏了一番,又说道:“书法是折射人的品味的。如你神仙中人,书法自然为神品。你看看社会上到处是高谈阔论的人,自己已经对草书透彻,满身墨迹,指手划脚,不知疲倦,然而看他们的字看不出工拙。真的像东施效颦。不仅如此,他们的东西朝廷又不以此作为选拔吏官的条件,又不能以此经艺,对治家也没有什么作用,哎,何不将精力放在读圣贤书,回到经艺之本?”